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研究 >> 正文
陕西钟山石窟3号窟的内容与艺术特色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胡同庆 丨 2015-2-6    访问量:  

针对以上所述窟内内容,我们认为其中有一些情况值得探讨。

首先,3号窟的洞窟形制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该窟佛坛上有8根石柱与窟顶相接,并将佛坛分为3个空间。虽然这种形制让初观者感到非常奇特,但仔细与富县石泓寺石窟第2窟佛坛上有4根石柱、延安清凉山石窟1号窟佛坛上的两侧屏壁,米脂万佛洞石窟中有两根方柱等情况相比较,就会发现它们既有相同之处,也有相异之处,但实际上属于同一种形制。共同特点是用石柱支撑窟顶,尽可能防止洞窟垮塌,同时也有一定的装饰性作用;不同之处是石柱的数量或多或少,样式或是方柱或是类似墙壁的屏壁,以及由此分隔的空间也不同。重要的是,从这些相同或相异的洞窟形制可以看到延安地区各石窟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甘肃省泾川县罗汉洞石窟第10号窟,也是一个规模较大的中心佛坛式窟,该洞窟宽10.67米,深8.93—9.08米,高约4.50米。中心佛坛宽5.73米,深5.15—5.30米,坛基高0.84米;坛基四角有方形石柱直达窟顶,坛基上的方柱宽1.45米,高3.61米;每柱的四面均浮塑彩绘天王,为宋代风格。其形制与富县石泓寺石窟第2窟最为相似,与钟山石窟第3窟也有共通之处,由此可进一步探讨陕西延安一带石窟与甘肃庆阳、泾川一带石窟之间的关系。

其二,在实地考察时,工作人员曾介绍3号窟佛坛上的十几身造像都是石雕,当时从保护文物角度考虑,并未近距离观察。回来后细看所拍摄的照片,同时也看相关的画册,总感觉其中一些造像是泥塑而非石雕。王子云先生曾经也有此疑问,他在介绍佛坛西侧佛像时一方面说:“特别值得欣赏的是佛右手的刻划,使人感到它不是用石料雕出,而是由细泥堆塑。”同时又疑惑地说:“佛手的雕塑(很可能是塑成的),尤富有真实感。”[19]由于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泥塑和石雕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涉及到如何正确分析和评价相关作品的艺术价值。为此,笔者于2009年7月28日打电话到钟山石窟文物管理所,反复询问佛坛上的造像是否都是石雕,魏副所长肯定地说全部造像都是用石头雕刻的。

其三,关于3号窟佛坛上的三身佛像,王子云先生在《陕西古代石刻》一书的“图版说明”中说:“中央佛坛……四柱间各有一佛二胁侍的三尊像,形成三世佛的格局。”[20]李凇先生在《陕西古代佛教艺术》一书中也说:“坛中主要造像为三世佛,……中间为释迦牟尼佛,……左佛为过去佛,……右佛为弥勒。”[21]而齐天谷先生在《子长县钟山石窟调查记》一文中说:“坛基上有三组立体石雕像,……正中是释迦佛法身像。……东边应身佛,……西边一尊报身佛。”[22]韩伟先生在《陕西石窟概论》一文中也认为:“钟山石窟……窟内……坛基上……造像为单体圆雕的三身佛、二弟子、二菩萨。”[23] 不过,几位先生都未谈及自己观点的依据。那么,究竟是三世佛还是三身佛呢?这涉及到当时当地的信仰问题,有必要搞清楚。

窟顶藻井有一条题记,即窟顶西侧藻井边沿中的“大方广佛华严经”七个字,如果结合窟内所雕刻的文殊、普贤菩萨等造像来看,这七个字显然是对该窟所雕刻内容的提示,而相对应的窟顶东侧藻井边沿的七个梵文种子字,也应该是相关内容或是窟内有关造像如文殊、普贤等菩萨的种子字。

如果能确定该窟内容系依据《华严经》所雕刻,那佛坛上的三尊佛像就应该是韩伟先生所说的法身佛、报身佛、应身佛,即所谓三身佛,而非三世佛。

在《华严经》及相关论著中可以看到大量有关“法身”、“报身”、“应身”的概念,如“一切诸佛身,唯是一法身。”[24]“此是十地菩萨摄报果处,便于此处成报身佛。”[25]“出一切如来本事海相应身影像云。”[26]“或一佛,谓顿教佛,唯一无分别实性即是佛。或立二佛,谓自性法身佛、应化法身佛。此义当终教,何以故?俱是法身故。依梵网经,但分卢舍那报身化身二佛,不分法性身。或说三佛,一法身佛,二报身佛,三化身佛。……又法身亦二种二十一句功德等,或属应身,或属法身。或说四佛,谓自性身、法身、应身、化身。”[27]

其四,文殊、普贤菩萨也是3号窟的主要题材,佛坛前的圆雕,佛坛上石柱间和窟门两侧壁的浮雕,都雕刻有文殊、普贤菩萨骑狮、骑象的形象。而《华严经》,即《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佛成道后在菩提场等处,藉普贤、文殊诸大菩萨显示佛陀的因行果德如杂华庄严,广大圆满、无尽无碍妙旨的要典”[28]。其中般若译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四十卷,即《四十华严》,其全名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简称《普贤行愿品》。实叉难陀译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系由九会的说法组合而成。第一会,叙佛在菩提场中初成正觉,……时普贤菩萨入佛三昧,受诸佛赞叹摩顶,……普贤菩萨以佛神力,向道场海众诸菩萨说世界海等十事,……又说毗卢遮那往昔修行所严净的华藏庄严世界海……。第二会,……文殊师利菩萨承佛的威力,向众菩萨称说佛的名号,……又说娑婆世界中苦集灭道四圣谛的种种异名,……又和觉首等九菩萨反复问答十种甚深佛法明门。……第七会,……普眼菩萨向佛问普贤菩萨三昧所修的妙行,佛教他自请普贤菩萨宣说。这时大众希望见到普贤菩萨并殷勤顶礼,普贤菩萨才以神力出现,向众广说十大种三昧的高深法门。……向诸菩萨演说佛的身相庄严,……又向大众演说佛为解脱众生结缚,……普贤最后说颂劝众受持。……第八会,……普贤菩萨一问十答,分别演说二千法门。……第九会,……善财童子一心求菩萨道,说颂问教,文殊师利指示他去求访善知识,善财童子……参访了……五十三位善知识,……最后见到普贤菩萨,由于普贤的开示……终于证入法界。”[29]。如此等等,可见普贤、文殊菩萨与《大方广佛华严经》的关系非常紧密。

其五,佛坛前排东侧第1柱东向面中部的一组10身菩萨像,和后排东侧第1柱东向面中部的一组10身佛像,韩伟先生分别谓作“十地菩萨”和 “十地证王”[30],但未谈及所依何据。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十地品》云:“佛子菩萨摩诃萨,住此初地(欢喜地),多作阎浮提王,豪贵自在,常护正法,能以大施摄取众生,善除众生悭贪之垢,常行大施无有穷尽。……第二离垢地,菩萨住此地,多作转轮圣王,为大法主,具足七宝,有自在力,能除一切众生悭贪破戒垢,以善方便令其安住十善道中,为大施主,周给无尽。…… 第三发光地,菩萨住此地,多作三十三天王,能以方便令诸众生舍离贪欲。……第四焰慧地,菩萨住此地,多作须夜摩天王,以善方便能除众生身见等惑,令住正见。……第五难胜地,菩萨住此地,多作兜率陀天王,于诸众生,所作自在,摧伏一切外道邪见,能令众生住实谛中。……第六现前地,菩萨住此地,多作善化天王,所作自在,一切声闻所有问难,无能退屈,能令众生除灭我慢,深入缘起。……第七远行地,菩萨住此地,多作自在天王,善为众生说证智法,令其证入。……第八不动地,……菩萨摩诃萨住此地,多作大梵天王,主千世界,最胜自在,善说诸义,能与声闻、辟支佛、诸菩萨波罗蜜道,若有问难世界差别,无能退屈……第九善慧地,……菩萨摩诃萨住此地,多作二千世界主大梵天王,善能统理,自在饶益,能为一切声闻、缘觉及诸菩萨,分别演说波罗蜜行,随众生心,所有问难无能屈者。……第十法云地,……菩萨住此地,多作摩酰首罗天王,于法自在,能授众生、声闻、独觉、一切菩萨波罗蜜行,于法界中所有问难无能屈者。” [31]

由此可见,所谓《十地品》,是说菩萨修行的十种阶次。大乘佛教中的菩萨为达到终极的觉悟,必须经历十个阶段,这是大乘菩萨修行普遍遵循的原则。钟山石窟3号窟佛坛前、后排东侧第1石柱所雕刻的10身菩萨像和10身佛像可能便试图反映菩萨通过修行往生为阎浮提王等十王之果报。

其六,窟内东壁所雕刻的涅槃图,与《华严经》也有密切关系。《华严经》中谈及涅槃的地方很多,如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佛不思议法品》云:“一切诸佛般涅槃时,一切众生悲泣雨泪忧恼愁毒,呜呼痛哉。……碎末全身示现舍利,……欲令众生起如来塔种种供养。……又以爪牙头发起塔供养。” [32]又如实叉难陀译《大方广佛华严经·离世间品》中叙述佛在普光明殿时,普慧菩萨向普贤菩萨请问菩萨依、菩萨行乃至佛“示般涅槃”等二百个问题,普贤菩萨一问十答,分别演说二千法门[33]。

但是,东壁中部下层佛龛内雕刻的药师佛、南壁正门两侧下方雕刻的十六罗汉等内容,似乎与《华严经》无关。

其七,李凇先生认为:“坛上中央的释迦佛与坛下左右的文殊普贤菩萨,构成完整的华严三圣。”[34] 如果坛上只有一身佛像,而非三身,此说可以成立。坛上三身佛像是一个整体组合,同时各佛像分别又与其两侧的弟子、菩萨构成一个小组合。将坛上中间佛像与坛下的文殊、普贤菩萨说成华严三圣,实在太勉强;按照此说,坛上中间的佛像与两侧石柱上雕刻的文殊、普贤菩萨也同样构成了“完整的华严三圣”。

又,该窟正门东、西侧壁的文殊、普贤菩萨等造像以及前室北壁正门两侧的千手观音、关帝等造像是较晚时代陆续雕造,这些造像内容对于我们了解当地民间信仰的演变过程是非常珍贵的图像资料。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